【Chuang大会】陌陌唐岩: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崇高理想

来源:好宝网      2015-05-10 21:14:50      作者:阿虎

[导读]在经纬、真格、K2VC联合举办的Chuang大会上,经纬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与陌陌唐岩以“陌陌再出发”为主题进行了深度交流。现场对话实在是太犀利,还是将谈话内容整理出来展现给大家,展现真实的唐岩和张颖吧。本轮对话

在经纬、真格、K2VC联合举办的Chuang大会上,经纬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与陌陌唐岩以“陌陌再出发”为主题进行了深度交流。现场对话实在是太犀利,还是将谈话内容整理出来展现给大家,展现真实的唐岩和张颖吧。

本轮对话主持人:壹酷文化创始人 马李灵珊。

以下为正文:

除了公司内部的会议,一切需要麦克风的会议都是挺傻逼的

马李灵珊:

我的第一个问题特别想问唐岩,去年我采访你的时候,你说了一句话,所有拿麦克风说话的大会都是傻逼会,可是今天你来了。

唐岩:

我是除了公司内部的会议以外,我觉得一切需要麦克风的会议都是挺傻逼的,这个看法我没有变过。今天我也没有改变我这个看法,今天我来当一回傻逼,大概就是这样,有更多的妥协。因为我个人而言,我不太觉得这种会有什么意义。

张颖:

这个稍微极端了一点。

唐岩:

我说了只是个人而言,我是有前提的。

张颖:

对下面很多创业者而言是有很多帮助的,今天早晨的时候马李灵珊问我,唐岩有这个观点我要不要问,他觉得傻逼没有关系,我也觉得挺傻的,所以这是我们经纬七年来第二次办会。

唐岩:

我创业到现在参加过两次会,一次是经纬五周年在杭州,一次是今天。

张颖那些微博太鸡汤了,挺烦的。

马李灵珊:

其实我觉得我之前问唐岩到底怎么来了,他说其实是张颖邀请所以就来了。如果大家关注他俩的微博,发现唐岩基本上只要张颖发的微博,唐岩会转发或者是评论一下,各种挤兑,好像很少见到像你们俩这种关系的投资者和创业。

张颖:

我问过他为什么这么做,这不是一个互动,是他黑我,我没有挤兑他,唐岩你可以把你的观点说一下,我觉得这个是比较有趣的观点。

唐岩:

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个观点,他作为一个投资人,有太多拍马屁的,既有他投公司的CEO说,说张总说的太好了,真的要努力,特别多。因为我是把张颖当成我人生中非常好的朋友,昨天我接受一个采访,他说你上次发布会说,你说你人生中数的上朋友的不超过十个人,他问张颖算吗,我说肯定算。我觉得作为他的朋友,那么多吹捧的,总要有一两个挤兑的,而且说实话,他那些微博太鸡汤了,挺烦的。也不是故意黑,确实觉得他说的有点话有点烦。

张颖:

 我就要挤兑觉得比较优秀或者什么甲方,我听懂了这个道理,我说你就挤兑。

唐岩:

谢谢理解。

我不知道我自己有什么变化,老了,白头发多了,多了两个儿子

马李灵珊:

你刚刚说了张颖是你难得的朋友之一,你创业到现在,经纬完整的陪伴陌陌从开始一直到上市,再到今天再出发的旅程。我特别想请问一下两位,在你们眼中,你们两个人自己有什么变化,在创业旅程当中,张颖又是怎么看待陌陌的变化的呢?  

张颖:

我先说唐岩的变化,他是一向的那么直接,一向的简单粗暴,一向在强者之前更加的拽,更加的强。从他第一听到现在没有变过,现在慢慢自然了。他在网易从编辑开始到主编,永远是这样的,我听他们很多同事,一点不吃惊。但是让我吃惊的是,我还是很认这个人,价值观非常的正,这里面会有很多的细节。我就觉得他比很多人更加真实,更加的让人喜欢,更加的让投资人想多帮助他一起完成他的梦想。

第二个是陌陌,我觉得是这样的,所有最终伟大的公司,一路都是非常有争议性的。我不知道陌陌能否成为一个我的定义里面伟大的公司,他还是在鲤鱼跳龙门,短期的目标有可能过两道鲤鱼跳龙门,但是我相信它能做到。这些争议,别人对你的不屑,别人对公司的不理解,更多的转化成了他的动力。同样我们2010年开始大张旗鼓投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很多美金基金说我们是傻逼公司,很快要倒闭,没有判断,今天再问问他们,还敢不敢笑我们,也是一样的。我觉得他现在鼓足了劲,新的版本6.0都是为了证明不认可他的人,证明我是行的。

唐岩:

我不知道我自己有什么变化,老了,白头发多了,多了两个儿子,我是没耽误的,我创业也好,家庭也还照顾的可以。创业的时候老婆没有怀孕,三年上市也上了,孩子也生了俩,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变化。身份上的变化会有一些,性格谈不上。但是张颖我就觉得,我刚认识他是一个很纠结的人,别看微博上好像特别牛逼,其实他很纠结,很不确定,会问你,你最近怎么样,你觉得还能保持吗?很纠结。

马李灵珊:

各种小心翼翼的试探,又让你感觉不到他在插手。

唐岩:

就是很纠结,说实话随着这些投资的项目越来越多,越来越好,很多非常OK的案子,他的自信心会越来越强,明显的看到基本上没有什么纠结,就是做事情各方面越来越自信,我其实是很喜欢的。因为纠结无非是害怕会不会犯一些错误。但是人哪有不犯错误的,谁敢说自己那么的牛逼,你不纠结,犯了错误也无所谓。我觉得有更多的承受能力,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变化。看张颖的变化,我看他越来越好,确确实实是这样的。

我是觉得创业一定要为了钱

马李灵珊:

 我做记者的时候采访过唐岩两次,一次是2013年初,一次是去年。我记得特别清楚,2013年的时候我问他,你创业过程当中后悔,或者你创业痛苦吗?他说这有什么痛苦吗,有钱了,第一次教育了我。去年加了一个论调,创业是很孤独的,多了很多压力,今年也上市了,我想问一下现在还是一样孤独吗?还是说这个状态会有变化吗?

唐岩:

 我觉得孤独肯定是的,如果大家创业。你原来没创业的时候位子不会太高,总会有一些同等职位上的同事,基友还会比较好。你当老板之后,就算是是合伙人,只要你是CEO,位置还是不太对等的,你需要承担更多需要独立承受的东西。而且有一些不快,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对待的,我基本上就是自己熬过来的,孤独肯定是没办法解决的,或者说没有把我压垮,就这样过。创业的时候一定会有孤独这种感觉的。

马李灵珊:

你没有什么方法解决它吗?

唐岩:

熬啊,就跟失恋一样,你很痛苦,你怎么样,买个包,大吃一顿,最后还不是熬吗?

马李灵珊:

财富呢?

唐岩:

财富就爽了,这是两面。我是觉得创业一定要为了钱,刚开始一定是奔着钱去的,你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钱,你要想明白一个道理。但是你光想着钱没有用,因为钱不会自动到你口袋里来,你想着把事情做好,但是目的还是为了钱,这是我的观点。

马李灵珊:

张颖还记得当时唐岩找你第一次聊的时候,他创业就是为了钱吗?你们当时是怎么交流的。

张颖:

没有,他说创业就是为了钱我也觉得OK,今天他是富豪,我一点也不穷。所以我对赚钱跟他一样,从来不忌讳,就是要多赚钱,钱放在我们这种人手里,放在唐岩这种人手里,放在徐老师手里,放在科屹手里面会更好,就是这样子的,对我来说可能要捐掉,对徐老师我们全部要投资,对他来说就是要享受人生,以他的方式。

唐岩: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崇高理想。

张颖

那讲一下。

唐岩:

我也希望捐钱,但是我对做慈善是没有任何兴趣的。所以什么冰桶挑战别找我,我没有什么兴趣。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还有很多钱花不出去,我是想捐给NASA,我对天体比较感兴趣。

张颖:

我给大家说一个好玩的事情,前段时间布兰森搞的飞船二号坠毁了,我跟唐岩说,我觉得这个人超牛逼,做的事情也对人类有很大的贡献,我们两个人一起找他们投五六百万美金,在人家最低谷的时候,唐岩说你去找,你会说英文。我们俩就去找,我发了很多邮件给他私人和助理,人家不搭理我们,我们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如果我跟很多其他人说,人家觉得我是疯子,我跟他说,我们一起,我比你多放一点。

台下的创业者,你们学到了唯一的一点,把公司做成无比的牛逼,再牛逼,那个时候可以随时蹂躏你们的投资人,然后我们也只能笑脸相迎。

唐岩:

我对捐钱是感兴趣的,但是不是那么牛逼,布兰森看不上咱们这点钱,真的是这个感觉。

全部加起来都不如经纬给我的帮助更大

马李灵珊:

唐岩你觉得这么长时间里面,经纬有没有给过陌陌什么帮助,说一下张颖个人。

唐岩:

确实你刚刚说了,经纬从A轮跟到最后,经纬是整个基金跟我们公司走最近的,我们所有的投资人里面,我也不怕其他VC投过我们公司的在场。我对经纬基金的感激,可能其他所有的钱加起来都不如他们,虽然他们投的钱可能,因为投的早,绝对数额可能不是那么大,全部加起来都不如经纬给我的帮助更大,不光是张颖,还有像万浩基、华东整个团队给我们的帮助非常大。我觉得有一些是建议性的或者是什么样的帮助。但是我自己来说,最大的可能拿别人的钱可能得不到帮助,他会陪我聊天,就是刚才说过的都是很孤独的,就是很寂寞。

马李灵珊:

我听出来了张颖充当生活导师和心理指南的作用。

唐岩:

有一次我去美国,他说你在美国想玩什么,我说有什么可玩的,他说我熟,他说你千万别去硅谷。我说我压根不想去。

张颖:

我说你到任何地方,眼睛不眨,拼命的给小费,这句话我说过。这个二货开始一百块,五十块像发钱一样发给酒店的人,我的意思是稍微大放一点给小费。

唐岩:

你没说给多少。

张颖:

我觉得给小费真的非常重要。

唐岩:

他的前提是如果你在这个酒店住两晚以上的话,这真的是投资人精明的地方。如果你住两晚以上,住一晚给了白给。

张颖:

随便他黑。

唐岩:

我真的没黑,这是原话。

张颖:

大方的给小费,等到你们有钱之后拼命的给小费,真的世界都不一样。

市场费用几乎是零

马李灵珊:

 我们聊点有干货的。创业之前唐岩曾经说过,他说作为一个CEO,最重要的事情是定策略,找对人,找钱,他那个时候教育老罗,你做对这三件事情就可以了,现在陌陌上市了,我想问一下唐岩,作为上市公司的CEO,你的策略是不是还是这三个呢?

唐岩:

没那么轻松。

马李灵珊:

累了是吗?

唐岩:

对,他无形中会有很多压力,每课都要交作业,你怎么保持平衡,这可能只有CEO能做,会烦一点。

张颖:

你聊一下你的新版本,6.0,你对陌陌长远的期待,你长远想变成什么样的公司。

唐岩:

我们不聊细节,我确实觉得每个公司都特别不一样,为什么我一直成功不可复制呢?他里面有太多的偶然的因素在里面,我不是说没有必然的因素,导致这个东西你没有办法衡量到底是怎么出来的或者这个事情怎么做成,所以我不太会觉得有太多的借鉴意义。我也不看什么《乔布斯传》、《成功可以复制》等等这些书,我也没有能力来说一些这方面的经验。如果要说一下的话可以打点广告,我不想说细节,没有太多的意义。其实我们想做的事情,从创业之初没有动摇过,还是一个东西,就是我们希望做一个开放式的社交平台,它是开放式的。我觉得像FaceBook、微信这都是很伟大的社交平台,他们更多的是把既有的社交关系搬到线上,使他们的分享沟通更加的频繁或者更加的便利,这些是非常伟大的。但是我们想做的时候略微有一点不一样,我们觉得人一生中要有很多社交关系,我们觉得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应该是有一部分的社交关系来自于网络。其实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关系是来自于QQ关系,因为我是特别小的地方出来的,如果没有网络的话,我怎么可能了解到,原来人的想法可以这样的,那个时候网友是彻底改变人生的。所以我觉得应该会有一些需要关系来自于网络,我们想做这些事情。我也可以不谦虚的说,就是从互联网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开放式的我们做到最大。大家说你们算什么最大,你们这么一点。我们确实是这么一点,但是确实是最大的了。说明什么问题呢?前面做这个事情的人其实都失败了,我不能说我最聪明,但是这个事情确实非常的难。你想构建一个开放式的社交网络,而且你想把它适用于很多人,比如说像微信一样,不像我们这么的棘手,附近的人很乱,摇一摇很乱,你不玩跟你根本没有关系,你还是既有的网络。但是我们不行,色情的骚扰、诈骗,所有的开放带来的弊端你全部要承受,而且你全部要想办法,怎么样把这些东西屏蔽掉。而且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可能在美国不太明显,他们有大量的中产阶级,任何人的层次差别不太大。今天有14亿人口,今天在座的都是金字塔的顶端的人,他们直接进行社交的话肯定是不OK的,但是要保证阶层之间的流动性,这个其实是非常不好做的。你后面要做精准匹配的话可能涉及到用户建模,或者涉及到各个阶层中间能不能交朋友,宽容度的把握到底在什么地方。

比如说我们用兴趣来社交,你听摇滚的,他听爵士的可能是OK的,他听凤凰传奇可能不OK了,这个度到底是什么。往上往下兼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些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我们努力做,包括像6.0的改版,实际上都是朝着这个大方向去努力的。但是之前很多人认为,你们不就是男女搞搞什么事,我觉得这是比较大的误解。但是我不认为我们完全无辜,这个肯定跟产品的设计容易往这个方向有关系。如果人点对点社交当然更希望认识异性,他们产生线下交往的可能性,可能比原来的QQ更加的便利。你又不需要验证可以直接说话,这可能会带来更多的骚扰,他又是看着人的照片来产生社交关系的,他有可能是更多的是荷尔蒙冲动跟产品有关系。

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这个没有意义,更多的你只能通过先把自己做好,添加更多的纬度,改善这些社交生态,其实都是冲着这个方向去做的。

马李灵珊:

陌陌其实在过去几年里面一直都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你们是在竞争很激烈的社交领域。但是陌陌这个品牌一直很强势,你们在市场宣传、推广,以及如何获取用户上面有什么经验吗?

唐岩:

我们刚开始做这个的时候一片蓝海,根本就不激烈,确实是这样的。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大概有一个微信比我们快了大半年,有个米聊,手机QQ,还有什么吗?没有了。

马李灵珊:

多少巨头。

唐岩:

市场是公平的,所以我们的竞争其实并不激烈。但是你比如说像现在,O2O还没有巨头霸占着,所以竞争会更激烈一点,我很感激腾讯这家公司的,产品做的挺牛逼的,这家公司价值观也很正,大家老骂腾讯,我觉得不对,互联网里面做了这么多年,我觉得这家公司道德水平比较高,事实层面他在那里又没有人竞争,我想做社交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做,可能有些小公司,也没有什么竞争。相反的时候我们做的大一点,大家都进来了,我觉得也挺好的。昨天有人问我,我说微信能颠覆吗?我说当然可以颠覆,我颠覆不了,不代表别人不能颠覆。我觉得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马李灵珊:

张颖觉得唐岩是你投资过的比较成功的CEO。

张颖:

不要问我问题,因为唐岩很少出来。

马李灵珊:

你在品牌营销和市场推广方面有什么经验呢?

唐岩:

我们在去年投过一波电视广告,花了大概不到两个亿,可能1.5亿左右。在这之前我们市场费用几乎是零,没有花过钱。

马李灵珊:

没有花钱怎么做到的呢?

唐岩:

经纬的五周年请了老江过来,他说分众怎么好,我说产品为王,我就没花钱,很尴尬。那场我才进去,我不知道老江前面说的话。我的市场经验就是前期,各行各业不一样。前两年多我没有在市场上花过钱,至于免费的那些宣传,跟我们真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也不是我们做的。我们在这块可能是比较弱的,不太强,没有什么经验可分享。

马李灵珊:

我记得两年前,我们写陌陌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说陌陌是无法沉淀人际关系的人,陌陌上面的人都是来了又走了,那个时候我们问唐岩,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后来事实证明陌陌在这方面做的挺好的,当时你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保持用户活跃度和黏性,你们让很多不带有原本社交关系的人集中在这个应用上。

唐岩:

我不太认为社交关系不能沉淀,肯定能沉淀。但是它的前提不要是同类产品,你的社交关系只要跟这个社交关系不一致的话,你当然能沉淀。当时我记得新浪微博刚做的时候特别火,其实只比腾讯微博早做半年,腾讯微博就慌了,开始打。当时没有创业,肯定打不过,当时腾讯的投入铺天盖地的,社交生态不如新浪微博这个产品。腾讯打新浪一点优势没有,你关注了什么人,这些人不在你的QQ里面,腾讯怎么打呢?无非是一起打,你比人家落后半年,媒体的平台也不如人家强,你不一定打得过。其实我们做的也一样,你在小区里面,办公楼里面认识的人不在微信里面,而且关系一多或者有群主,没有必要全部迁过去,现在一个社交关系存在于微博里,也存在于微信里和手机通讯录里,这个很正常,我从来不担心这个事情。

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现在我也在反思

马李灵珊:

你是一个特别自信的人,一直对自己的判断特别有自信,创业这么长时间以来,你觉得自己犯过错误吗?

唐岩:

太多了。

马李灵珊:

比如说最大的呢?

唐岩:

特别大的没有,我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我们原来能够抵挡住的诱惑,现在全部又重新犯了一遍错误,这个太多了。

马李灵珊:

你有没有从里面总结出经验教训,怎么样才能少犯点错误。

唐岩:

你会有走不动的时候,不是业务走不动,产品上面走不动,你是不是要做点什么,下个版本要做点什么。其实很可能什么都不用做,或者做点特别小的就够了。但是我们觉得这个不OK,那个也不OK,就是这样子。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现在我也在反思。我也采取了很多措施。

张颖:

上市让他在营收、利润、用户增长非常平衡的阶段,又要快速的成长,他以前产品可以做的更加极致,版本的叠增可能更加大胆,主要是这方面。

张颖:

我跟腾讯的几个创始人聊天,他们跟我说,一个伟大的社交公司,其实就靠一个人,就是靠创始人。陌陌更加鲜明,就靠唐岩了,那就看他了。反正再怎么样,他已经帮我们赚了很多钱了。

马李灵珊:

太实在了。

张颖:

我们已经无比感激了,这些钱以后再乘五,乘以十,或者除以二,我们随便,我们赌一把,差不多了。

马李灵珊:

谢谢张颖,谢谢唐岩。

张颖:

我们把时间留给其他人吧,谢谢唐岩。

原创文章,作者:小石头